西洋文學情慾史觀 (東吳大學呂健忠教授):北一區區域教學資源中心通識列車系列講座

西洋文學情慾史觀

【許智傑/採訪報導】

101年4月23日下午,北一區區域教學資源中心於政治大學行政大樓七樓第五會議室,舉辦「多元通識列車講座」:「西洋文學情慾史觀」,邀請東吳大學呂健忠教授特別前來政大,為本校師生講授關於西方文學對於「情慾」二字的發展與「婚姻」的誕生,澄清一般社會觀感的普遍錯誤印象。

四大時代轉換 改變情慾主體形象

「有情有慾而有文學」,呂健忠教授開場如此說道。在他的眼中,西洋文學的起源與主題,涉及生之大欲的敏感主題,同時也是文學內容的一大靈感。本次講座分為「開放的林園」、「男權大革命」、「基督教禁慾文學」、「現代情慾的多元面貌」四大主題,從創世紀到文藝復興,透過觀念解釋歷史現象,回顧了一整部文學史。自埃及情詩〈草中遊〉女性對自己的大自然隱喻印象,以及伊甸園的母系社會想像,一直到希臘女詩人莎芙的優雅詩歌。以《舊約.雅歌》為經典案例,「是陽光曬黑了我,我母親的兒子們對我發脾氣,他們要我看守葡萄園……」不難看出當時「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女性掌握主導權時代。

同時,由於沒有婚姻禮教的規範,男男女女仍舊享有充分的性自由,儘管如此,這種性自由卻與當代的「一夜情」有所區隔;呂教授指出,在當時「性」並非一種條件交換,而是彼此共有的神聖共識,也因此,性崇拜演變為女神崇拜,影響許許多多的希臘羅馬神話故事。

性別關係反映權力 文學語言呈現時代

進入到婚姻政治學的權力宰制,呂健忠教授提到,不論在哪個時代,大都會才有政經利益的糾葛;也因此,許多刻劃初戀心理的文學,大多出現在南歐田野文學當中,透過身體瞭解情慾大門的意涵。除此之外,性的禁忌也並非亙古存在,而是西方始於啟蒙運動以降、中國則起自宋朝以後,才開始逐漸確立。

不僅如此,呂老師還述說著,「同性戀」的時代標籤,亦是到十九世紀才開始浮現;在此之前,愛只分為父母、上帝、伴侶之愛等,而非以性別作為愛情的概念。俯瞰大歷史的角度,西方「Gaia」的單性生育,將時代大地生育而出,直到「Eros」的天父地母觀,發生了重大變化,才使得物種承傳的生命原則開始有「陰陽之別」,卻也仍是眾多性別關係中的部份關係。經過時代的演變,反抗女神的《吉爾格美旭》,「男權大革命」時代之際,男性以「女神代言人」的身份,開啟了男性單性生殖的歷史書寫,讓《舊約.創世紀》中的女人與其保護神「蛇」開始仇視對立,摧毀母系社會的圖騰基礎,母系社會性自由才逐漸被父系社會單偶制所奪取、顛覆。

演講的特殊主題,不僅吸引了許多同學好奇到場聆聽,更對本次兩個小時的充實講座印象深刻。讓聽眾們反思自己過去的性別觀念,在校園中創造了小小的「性革命」衝擊,結束之際的掌聲雷動,代表了講座的莫大成功。

專欄
交流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