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1教學助教(TA)研習會系列報導:空中大學教學發展中心溫子欣主任談「如何進行教學反思」

991教學助教(TA)

【記者郭欣華報導】

「教學反思這個題目很難講,因為它很難實踐。」一句話道破現今教學反思的困境,教學發展中心邀請現任空中大學教學發展中心溫子欣主任蒞校與TA們談「如何進行教學反思」,溫主任從分析「反思」著手,觀察各種反思類型,並打破反思的迷思,主張「反思是一種態度」,勉勵TA們將反思的態度應用到接下來的教學生涯。

人性、制度使然 透視反思大不易

「反思為什麼難呢?」溫主任認為,「求生避死」是人類的本能,一般人覺得反思意味著認錯,認錯就是示弱、沒有能力,為了保護尊嚴,讓自己繼續生存下去,人們通常拒絕反思;此外,「避難求易」也是人類的天性,做任何事以簡便為主,反省過於麻煩,找藉口把事情交待過去,比承認錯誤、面對現實還簡單,粉飾太平地走直線過去,讓大家鮮少選擇「反省」這條遠路。

除了天性外,外在的結構性問題也往往造成反思的不易。溫主任提到,中國人注重面子,「打腫臉充胖子」的文化陋習讓人民不重視反思;另外,制度結構需要樹立威望,因此打壓藉反思的成長空間,像是最近發生的法官貪污事件,甚至可能導致上下交相賊的情況。溫主任認為,中國沿襲已久的角色傳統更是明確地將各個角色貼上標籤,舉凡師生、君臣或夫妻,皆被賦予由上而下的階級觀念,顯示孰強孰弱的能力區分,讓在上位者失去反思的能力。

反思之鑰 適度自信為上

溫主任觀察,反思有時會流於某些不肖者所用;像是將反思當成一種迷人的特質,盡舉出無關痛癢的地方,卻對外宣稱自己擁有自省的美德,更有人將反省當成證明自己沒錯的標準流程,美其名為自省,但其實結果都是在檢討別人。他認為,不同的人格特質,尤其是每個人的自信程度不同,常會造成迥異的反思效果,過度自負者無法反思,太自卑的人則容易在自省後放棄,只有自信者敢於面對錯誤,積極思考改進的方法。

結構性盲點 造成教學反思停滯

而在學校看似單純的環境裡,溫主任認為,根深蒂固的鄉愿文化強調與人為善,彼此互相掩護過失,大家只求中庸,害怕過於突出,容易引人閒話,加上校園裡的反思制度過於瑣碎,每逢討論便要繳交報告,甚至是反思日記,讓教學反思流於形式。溫主任表示,師生間的權力差異尤其容易造成一般人錯誤地以為老師較學生不易犯錯,讓教室淪為一個「低度反思的環境」。

要改變教學低度反思的窘境,溫主任認為,TA應該先認清自己的優勢是來自結構而非能力,意即職位賦予TA教學的責任,但並不表示TA的能力一定比學生優秀,TA應該抱持著「我本應比他強,我也可能比他弱」的心態面對學生,確實地體認到兩者不同的角色,因為教學者不該將成就感建立在「我比學生好」或「我有學生可以教」,而該以學生有所進步為榮。

力行反思歷程 是責任不是抱怨

建立正確的角色觀念後,溫主任提出教學反思的四個歷程-紀錄事實、發掘問題、找尋方法、實踐驗證。他舉例說明,「就好像你監考的時候發現學生交白卷(紀錄事實),詢問之下,發現學生跑錯教室(發掘問題),所以你帶他去正確的考場(找尋方法),但最後發現該學生還是交白卷,便實踐驗證了這位同學不只是跑錯教室的疏失,可能還有學習問題。」透過這四個步驟,溫主任希望TA們能詳實地記錄問題,並針對問題對症下藥,師生皆可獲益良多。

溫主任表示,熟悉這四個反思歷程後,TA們可針對自己的教學職涯作全面性的反思,包括縱向地反思與學生間的互動、橫向地與同儕TA比較,也可以自己進行個體反思,或邀請全班填寫評量表進行集體反思。他認為,教學反思是TA應學習的責任,而不是抱怨的項目。

深度自剖 培養反思態度

在反思過後,溫主任也希望大家深度自剖,不斷地質問自己「我真的希望學生提問嗎?」反思自己是否將提問當成教學程序或禮貌性問題;「對於解答我能跳脫預設嗎?」自省教學時,自己是否已預設立場,採取線性教學,將答案都導向同一個結果;「我能承認自己不知道嗎?」確定自己是否能拋開傳統角色的包袱,和學生一起學習成長。透過以上這些深度自剖,溫主任希望TA們能正視自己教學的盲點,並做出改進。

「教學反思與其說是一種技術,不如說是一種態度」,溫主任認為,反思的關鍵在於反思者有沒有心,學生不是木頭,他們絕對看的出TA有沒有用心準備。他也提醒大家,每個學生的學習目的不同,除非學生完全不學習,否則提出任何問題,教學者都有責任解決。

最後,教學發展中心王素芸組長最後總結認為,現在的學生對老師的期待很高,敎學者更該以高標準要求自己,每個人都有反省的空間,將這個態度應用在反思及教學上,不只學生,教學者本身也會獲益良多。

專欄
焦點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