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程設計與教學發展工作坊(上):更上一層教學樓

課程設計與教學發展工作坊(上)_4.jpg

【記者崔舜華報導】

一、診斷教學設計,貴人相與談

知識的發生,就像是奇妙的化學效應,除了老師的專業知識外,更需要有適當的教學方式,才能在學習的環境中互相激盪變化。教發中心於9月4日至9月11日所舉辦的課程設計與教學發展工作坊,著重於檢視教師的課程結構與教學方式,並藉由行動學習小組與貴人對話的進行模式,以回顧為起點,檢視過去教學的經歷中的不足與矛盾之處,並由此展望未來教學道路。

從回顧課堂上的教學經驗開始,老師們根據自己過去的課程設計概念,藉由自選課程診斷練習,說明自己對該課程學習成果的期望與評量方式,並在行動小組內以互為貴人、簡要提問的方式進行討論與思考,幫助教師找到教學經驗中期望與實際成果落差之處。

在實體對話的過程中,老師們分別在教學精進實驗平台中秀出自己的課程設計診斷練習表,而由在座的小組成員們輪番提出建設性的問題與觀察,在這樣立即回饋、當下檢視之中,老師們對於自己的教學經驗與模式,都有了嶄新的觀點與立足處。外文中心的黃淑貞老師認為,自己期望學生所帶走的學習成果以觀念與理解為重,但是在課程評量與學習設計中卻缺乏理解性質的項目,而課程中特別注重建立學習英文的正確觀念,然而卻缺乏學習活動去檢測、評量;而政治學系楊日青老師所開設的政治學課程,則以記憶為主的測驗為主要評量方式,然而對大一新生而言,這樣的教學模式似乎並未發揮大學教育的啟蒙功能,若在課程中加入分組討論的部分,增加課程中理解與應用性質的互動比例,可期待另一種不一樣的學習成果。

二、畫出課程概念圖,找出關鍵點

在小組內分析了教學中學習期待與實際經驗的落差之後,老師們將自己重新繪列的學習期待與課程概念圖展現在小組成員面前,以檢視學習成果與課程架構之間的對照契合,從而看見自己在工作坊中學習、進步的樣子。

課程概念圖以「學習反思」為課程設計的核心,著重於確實掌握學生的學習成果,並透過教學模式的調整,幫助學生看見自己在學習上的需要與落差,而這樣的過程同時也是教師在教學上的自我檢視,以期創造更高的教學品質。

參與工作坊的成員回饋了當初修習會計學的經驗,黃淑真老師表示,「由於高會太過艱深難懂,在課堂上以硬記的方式應付考試,然而考完後,幾乎都忘光了!直到實際在工作上操作後,碰到了問題,才把當初學的又一步一步複習起來!」,以會計系林美花老師所開設的高級會計學為例,高會對學生而言往往是一項難關,林老師表示,先前在會計系的共識營中,提出以「快樂學習」為共同教學目標的理念,然而像高會這樣以數字公式為主的課程,需要紮實的基礎與清晰的概念,加以課程內容繁重,教學上每每出現趕進度的狀況,實在很難達到「快樂」的效果!

關於前段所述課堂教學與實際應用上的落差情況,小組內老師認為可以由課程概念圖著手改善,例如初會、中會等學生應具有的先備知識,不應再花時間去重新講解,而是應直接切入高會課程的重點;另外,對於教室內的學生而言,企業運作大多龐大抽象,將來遇到實際問題時仍無法有效應用,圖檔所楊美華老師提出「數位學習策略」的教學建議,亦即教學時當場錄影,上傳到Moodle數位學習平台,提供學生課後複習理解的管道,並於課程內容中加入實際案例的分組討論,讓學生彼此激盪,接觸現實中的案例應用,亦可提前培養問題處理能力。

三、理解學生學習,耕耘知識田

老師們在行動學習小組的對話運作下,演練了學習與教學的雙重角色,並接納了貴人的建議,然而最後也是最關鍵的步驟,就是從工作坊的學習經驗中,反思「學生是如何學習的?」李昌雄老師認為,「過去的教學模式,著重於把課堂的資料丟給學生,展現教師的專業知識,然而對於學生從課程中究竟帶走了什麼學習成果,卻並未投入足夠的關注。」換言之,「教師的關心」與「學生的關心」兩者之間存在著落差,而這種狀況便導致教學品質無法提升。

為了檢視並消弭學習落差,老師提出了修改後的課程期望,並在行動學習小組內相互提問、演練。資科系何瑁鎧老師開設的GIS地理資訊系統,期望學生「對GIS理論有所認識,並能實際使用GIS系統進行研究與問題解決」何老師表示,台灣運用GIS從事研究者,比起外國相對稀少,希望能藉由這門課推廣GIS的理論與使用,並應用在各議題進行跨學科研究,因此在這學期的課程中,盼能改善以往趕課的狀況,用深度代替廣度,讓學生學習到具體而活用的知識;然而檢視課程架構圖與提問對話後,卻發現教師所期待的學習成果,並未在課程架構圖中展現出來,李昌雄老師指出,課程架構圖的功能在於使學生對課程目標與內容一目了然,而課程中特別注重理論與系統的交集激盪,在架構圖中卻並未表現其重要性,必須確實與課程目標相互連結,才能成就完整的課程設計。

在小組討論的過程中,各個不同領域的專業教學者齊聚一堂,以各自的專業知識與教學經驗,扮演學習者與貴人的雙重角色,然而,由於知識領域的差異,要在所有學科課程中找出一共同的衡量標準,似乎是一大難題;如外文中心劉怡君老師所言,每位教師都有各自的教學目標與風格特色,若兩者可產生正面關聯,則學生在課程中就會自然發生反省、思考的能力,至於如何檢驗、是否有標準的檢視方式?則必須檢視教學後的事實經驗,再求進步。

專欄
主編的話